返回上一页 | 返回频道

《黄河流年》系列之一

 

本文摘自:《影 像 之 路》

作者自述

(开篇)

1966年的那场红色风暴中断了我少年的学业。涤荡一切的政治浪潮摧毁了所有的秩序。13岁的我,被漂逐在波涛的边沿……。后来,一台照相机成为了我生活的幸运。

这是那个年代所能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了。在教育缺失年代迈出的步曆,阑阑珊珊地在身后划了一个长长的弧线。相机于我无疑是一部认知世界、认知生活、继而认知河流的大书。

故乡就在这条大河的下游,还是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汹涌狂肆的黄水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恣徉泛滥。给这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黄泛区。半个世纪后的那一年,我朝着大河,走去,抱着相机。

认知和生活的道路也是朔流逆行的。

我第一次伫立在黄河岸边,那是1985年。久久凝望着滞重 、沉浑、 缓慢扭动的河水平静地流淌……,我惊异于她的安详、静谧。这竟是那条孕育了一个数千年历史文明民族的古老大河?!

千年流变。亘古黄河……

(结尾)

脚下的土地仍是这浊混的水流沉积下来的最厚重的存在。这个族群在承延的农耕为本文明形态中,走进了新世纪。

流变着的黄河,也流变着黄河岸边黄河人的生活和日常。改变着的不仅仅是习常的日子和传统,更多的则可能是生活中人们的精神地域将面临着一次遥远的迁徙与流变……

大河的两岸,正在经历着人类历史上该是最大人群、最短时期、最为剧烈的社会变革,改革开放的三十年,几乎是走完了地球另一端发达国家的百年历程。

数千年积蕴的历史文化正在经历着急据的改变

      我感到在这朴素 平静下面有着一阵一阵沉闷 迟缓,然而有力的脚步声……。这是一片变化着的大地。

   历史是一条河。一条河也是一部历史。

摄影的方式或许仅仅只能是为愈见加快的生活和演进的世态,弥留下一帧帧消逝世像的印痕而已。然而,感光的图象却是属于这些生活中人们自己,而不是别的、和任何其他的。数字或者是胶片可能都无法还原这生活的本色……。我愈加明白的是:只要心灵的诚实,一如生活中人们的劳作。

 

                                                                                                                                                                                                                                                    于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