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 返回频道

追踪与记录——《一场大地震一个幸存生命的6年成长史 ...

追踪与记录<<一场大地震一个幸存生命的6年成长史>>

2008年,汶川地震夺去卿静文一条腿;2009年,经深晚牵线,卿静文来深手术并成功站立行走;2014年6月20日,卿静文大学毕业了。

6年来,深圳晚报编委、荷赛奖获得者赵青持续追踪和记录卿静文的涅槃之路,为我们展现一个“给生活更多希望”的动人故事。

深圳晚报编委、荷赛奖获得者赵青追踪与记录,一场大地震一个幸存生命的6年成长史。

 

人生就是如何从伤痛中毕业

   深圳晚报评论员梁 坚

又到大学毕业季,每一位大学毕业生都将开启一段新的青春历程。每一个毕业生也将面对社会的挑战和不可预知的未来。有的同学可能不再畏惧前路凶险,因为她已经经历生死,对于生命已有开悟,毕业或许不是忐忑的开始,而是重生与美好的开端。

卿静文,四川大学艺术学院的一位美丽毕业生。汶川大地震夺取了她的一条腿。在深圳爱心人士和医护人员的帮助下,才保住了另一条腿,并重新站立起来,面对阳光的人生。她是那个曾经用手机亮光为其他被掩埋的同学照亮生存希望的“手机女孩”,她也是一位重新拥抱艺术,重新感怀审美的大学生。

深圳晚报的镜头捕捉和记录了卿静文从深埋废墟到大学毕业的6年光阴。镜头里的6年,卿静文从恐惧、绝望、呆滞到微笑、开怀的神情,让我们感叹一个生命历经磨难重新绽放的力量。她的故事足以激励每一位此刻仍然彷徨的学子。

愿每一位毕业生都像她一样微笑着勇敢面对未来,愿每一位经历大地震后的人们都能从抚平伤痛,重新开始的人生学校中毕业。

汶川地震“手机女孩” 卿静文大学毕业记

深晚摄影记者 赵青6年记录小卿涅槃之路

2014年6月20日,四川大学艺术学院礼堂毕业典礼。2010级平面设计专业学生,汶川大地震“手机女孩”、“全国抗震救灾优秀少年”卿静文发表感言:“四年大学生活将结束,第一天上大学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这一路走来,我无时不觉得自己每一步走得都很幸运。幸运地活了下来,在废墟下那小小空间里,共有13人,只有我活着被救出。幸运地保住了自己仅剩的一条腿,尽管它失去了很多功能,变得不灵活,经常疼痛。但我幸运地上了一所“211”、“985”重点大学,一路走来感谢许多帮助我的好心人。而现在,我大学顺利毕业了。”

六年前废墟下发现卿静文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特大地震。5月13日清晨,深晚记者随广东公安边防部队从深圳乘专机奔赴灾区,当日傍晚赶到了重灾区绵竹市汉旺镇东汽中学,眼前所及都是血色的。14日凌晨6时,听说在废墟下面还有幸存的学生,我和时任广东边防七支队宣传科长彭凯钻进伸手不见五指的废墟下面。我们拿着应急灯去寻找这名幸存的学生,终于找到了她。她是高一(3)班的卿静文。一道水泥柱压住了她的右腿,左腿上压着已没有体温的同学遗体,她整个下半身被埋在水泥块下面,根本动弹不得。背后的瓦砾中两个同学也已遇难。看见我们,异常淡定地说:“叔叔赶快上去,这里好危险啰。”当我们第二次再下去给她送水和牛奶时,一种求生本能促使她急切地对我们说:“叔叔快救救我吧!我恐怕不行了。”我们鼓励她一定要挺住,会让地面救援叔叔们尽快下来救她。直到地震70小时后,卿静文获救,但右腿高位截肢。

卿静文,四川大学艺术学院的一位美丽毕业生。汶川大地震夺取了她的一条腿。在深圳爱心人士和医护人员的帮助下,才保住了另一条腿,并重新站立起来,面对阳光的人生。她是那个曾经用手机亮光为其他被掩埋的同学照亮生存希望的“手机女孩”,她也是一位重新拥抱艺术,重新感怀审美的大学生。

从“手机女孩”到“全国抗震救灾优秀少年”

卿静文让人记得不仅是坚强地活下来,还因为她的付出。在废墟下面,卿静文利用手机的光亮和音乐不断地给同学和自己鼓劲,当救援人员把她救出来时,她口里还不停地叮嘱救援人员别忘了把手机也带出来,被多家媒体称为“勇敢、坚强的‘手机女孩’”。

卿静文告诉深圳晚报记者:“开始很害怕,全身都埋住了,同学看到我,帮我把脑壳露出来,露出上半身后就不怕了。”由于压在身上的水泥柱无法动,只能等待。当时,12个同学,全都没能坚持到被救,“全死了,救活了我一个。”静文说,“我一直说让他们要坚强,坚持住,救援叔叔正在想方设法救我们,但后面就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有两个同学我看得到他们死了,另外几个我只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从有到无。我不晓得咋办,就是想快点出来,但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都不哭了,有个同学就死在我身上,我都不觉得怕,我一滴眼泪都没掉过,就想到一定会有人来救我出去。也不敢睡觉,睡着了。怕救援叔叔们以为我已经死了,不救我了。”

2008年6月,卿静文被中央文明办、教育部、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授予“抗震救灾优秀少年”称号;2008年8月,卿静雯荣幸地被评选为残奥会火炬手,参加火炬接力。

卿静文接受治疗

2009年4月,大地震一周年前夕,我们在绵竹市什地镇多方打听寻找到卿静文,卿静文因伤未愈,辍学在家休养。她母亲流着泪对深圳晚报记者说:“她的治疗不够彻底。腿上还有两三个地方流脓。每天晚上都要给她接脓液,创面比较大,手术了七回,清创,还要做踝关节的手术。现在全家五口人的生活要靠打零工的父亲维持,她不想再给父母添麻烦。即使疼痛,也只能自己忍着”。后来,深圳晚报图文报道了她的不幸。让很多深圳爱心市民为小静文的伤痛揪心不已,也深为静文的乐观感动。深圳和平医院的骨科专家派出专家组赴川会诊。

2009年5月11日,在深圳晚报记者的陪同下,骨科专家王佑夫一行飞抵四川绵竹市为卿静文会诊。初诊结果令专家们松了口气:静文完全有条件赴深接受治疗。

卿静文在深圳站立起来

2009年5月14日,小静文在妈妈的陪同下抵达深圳,受到了医院医护人员和深圳晚报热心读者的欢迎,医院特意为她们母女准备了爱心病房。

康复治疗方案初步计划分两期完成。完成这两期治疗之后,静文就能够借助假肢正常站立行走,在深圳站起来。

2009年5月27日,在卿静文抵达深圳两周之后,医院为她进行了首次手术。此次手术的主要目的是清理创口,解决长期困扰静雯的伤口化脓。

2009年9月15日:成功接受右脚矫形术,可借助假肢直立行走。来深4个月后的卿静文被推进手术室,完成了她的“终极手术”。

2009年10月13日清早,在深圳护理的静文妈妈突然打电话激动地跟说:“静文站起来了,左腿站起来了!” 

2009年10月14日,卿静文腿戴上假肢站在深南路旁的小平画像前,要和这位四川老乡爷爷拍照留影。

2010年1月14日,卿静文依依惜别深圳返回四川省德阳市东汽八一中学,继续学业,准备备战高考。

2010年7月,卿静文幸运地被四川大学录取,实现了她的大学梦。

2013年5月10日,同在成都上大学的卿静文高中同学杨柳、李春阳、曹建强一起来到位于汉旺左侧山坡上的5·12大地震遇难同胞公墓,去缅怀这里埋葬着上万名遇难同胞。在巨大的墓碑前,他俩认出并喊叫着他们所熟悉的遇难同学名字。卿静文和曹建强将手中的鲜花献给了两位生前的挚友,双手合十,为他们祈祷。李春阳则买来一挂大鞭炮,摆在公墓前,阵阵鞭炮声响彻山谷,告慰亡灵。

四个学生突然在此谈论起人生的感悟:能活着已是最大的幸福,没有理由不好好生活下去,没有理由不好好珍惜每一天宝贵的时光。从他们几个学生的脸上看到的不仅仅是坚强,更多的是从悲壮走向豪迈的乐观生活态度。

父母眼中的卿静文

她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地震前我和她妈妈一直在江苏等地打工,实际上静文小时候也是一个留守儿童。去年,她奶奶一直生病,不断反复进医院治疗,外婆又因年事高走路摔伤。前一阵子正赶上“双抢”的农忙季节。静文妈妈忙得不可开交,静文就在家为妈妈做饭。上大学后静文变化很大,这些变化是我们看得见的,也是深有感受。特别是去年母亲节,也是5·12这一天。她发来一条短信给我,“五年来太多经历都是慢慢磨合,接受和适应的过程。心里的情绪不像几年前那样敏感,不会在这一天那一刻在安静的地方哭泣回忆,不会在提起和回想时陷入深深地沉思和无尽难过,这两年我过得很快乐充实。因为做到了很多截肢后不敢奢望的事情。”女儿确实长大了,令我很欣慰。大学马上毕业了,她未来路还很长,希望她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生活,有一个理想的工作,未来有一个幸福的小家。(深圳晚报记者 赵青)

卿静文

时光飞逝,大地震已经过去6年了。4年大学生活也将结束,第一天上大学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而今我已经23岁了。这一路走来,我无时不觉得自己每一步走得都很幸运。幸运地活了下来,在废墟下那小小空间里,共有13人被困者,只有我活着被救出。幸运地保住了自己仅剩的一条腿,尽管它失去了很多功能,变得不灵活,经常疼痛。但我仍然很幸运,很感激。幸运地被评为全国抗震救灾英雄少年,幸运地作为火炬手参加了2008年残奥会火炬传递,幸运地上了一所211,985重点大学。而现在,我顺利毕业了。

这一路走来,有的不仅仅是幸运。太多的经历都是慢慢磨合与接受的过程。同时伴随着无数大的小的挑战,无数的克服与适应。这一路走来,得到了很多人的关心与帮助,我很感激。

2010年刚步入大学,因为穿上假肢走路的时间不长,走起路来很吃力,然而学校又太大,每天走好远的地方去上课。我们班的同学轮流陪同我一起上下课,接送我。你们陪着我慢慢地适应着大学生活,我很感激整个工商大类三班的同学陪同我一起走过了我大学期间最艰难的日子。后来转去艺术学院学习平面设计,仍然得到很多同学的帮助,特别是我的室友帮助我太多。事无巨细,她们总能想到我,考虑到我,我很感激她的同时也很钦佩她,我很庆幸有这样的朋友在身边经常地鞭策自己。整个大学,我一共有过三位辅导员,每一位老师都很尽心尽责,尽可能地给予我更多关照。正因为有你们,让我的大学生活过得异常快乐充实。正因为有你们,我的每一步才会走得逐渐轻松,逐渐适应。

毕业了,是一个新的开始,但对我而言同样是个不小的挑战。拖着残疾的双腿,我该何去何从?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思考了很久了,可以说是从我被截肢开始就一直在思考。可是我觉得人生之所以美好,在于它的未知性。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正如当初的我一样,根本不会知道我会走到这里,也不敢想。所以永远不要放弃前行的脚步,只要你足够努力,我相信,你也同样可以。我还在一步步的努力中。感激这一路有太多人对我的关爱,陪伴着我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