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 返回频道

《黄河流年》系列之二

                    本文摘自:《影像,流年似水》

                     作者:李媚

我们总是忽略人在空间的位置,人总是自大无比。尤其是接受过“人定胜天”教育的一代。过分夸大自己作用的结果就是灾难重生。不幸的是,从某种意义上照相机恰恰又是助长自大最有力的工具。

在于德水的影像中我还读到,关于时间的表达。时间,是一切事物中最具有力量的。时间,足以与世间万物抗衡。虽说摄影天生就是直接表达时间概念的视觉方式,但是,真正在整体上传达出时间的流年似水却最为难得。于德水的影像空间浸透的时间,不是在具体事件或人的行为中行进着的时间,而是一种时间感。一种在空间状态中显现的淡定,一种活着的耐心。于德水不是在流动中,相反是在缓慢甚至是凝止中,在人与土地的关系中,积累出了他对于时间的领悟。

于德水的另一类影像让我看到了一种强烈而鲜明的“河南性格”。在那些社火、庙会、场院、集市和戏台下的老人孩子人群中,我吃惊于中原人特有的:“那种敢做敢为,风说冒撂吃苦耐劳随便凑合能为天下先也能捱人之后能站起来也能爬下的酣畅淋漓曲里拐弯趋新骛雅窝窝囊囊原汁源汤一并呈上”(侯登科)的性格在于德水图片中竟是这样鲜明而又不又失分寸地展现。本来,河南人的生活就有超现实的一面,七八十岁的老太太竟安然坐立于孤树疏枝之巅?只是于德水强化了一种河南性格的表达。也许,这种强化并不出于自觉,他在这些场合迷恋的是一种超现实状态,他好像更想强调这种状态,而我则在他的强调中鲜明地感受到了河南性格。

我喜欢他那些完全不叙事的影像,这些影像从表面看,似乎一反于德水的静态。仔细审视,你会发现这些动态的影像实际也是静止的,是被抽离的,甚至有些飘渺。其实就在刹那之间,一切嘎然而止,他不给人追逐事件的可能,就他本人而言,他看到的,也只是这些事情的片断,或者一些人所忽视而冷清之处。我们的目光被影像气质锁定在瞬息,于是,飘浮于动态表面的意义被切断,一种超越现实的意味时隐时现……

河南的民俗节日一直是河南省内以及周边摄影人追逐的对象,我们在大多数图片里看到的只是热闹。其实这类题材的拍摄恰恰是对摄影家能力与见识的考验,跻身热闹而又不被热闹牵着走是需要定力的,在这一点上于德水天生的具有优势。他是一个一直都不热闹的人,他甚至可以导演热闹而仍然保持常态。但是,他却是一个动情的人,情动深处也常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正是兼有了这两种品质,我们才在这些“河南性格”的图片里看到了一个摄影家对于现实的理解。

于德水的图片不叙事,这种特点似乎从一开始就如此。他既不追求纯粹个人主观表达,也不看重对现实的纯粹纪录,他在这二者之间划了一个圈,独善其身,营造属于自己的精神空间。天地太大,生长于中原黄土大河之中的于德水一定深刻感到个人的渺小与无助,能做和喜欢做的也就是,让自己的日子随着影像一天天过去……

影像,如流年似水,平静的,平淡的,如常的,影像越来越像自己的日子,而自己的日子因为影像的存在有了一种深处的幸福。

                                                                                                                                        2009年6月29怀柔